2012-05-21 | 流年
类别(风月) | 评论(2) | 阅读(52) | 发表于 15:27

psu_conew1

  感叹岁月已毫无意义,老的终究要老,没啥遗憾,那银发的老妪,多年前也风姿绰约……
  我厌恶的是雷同,无穷无尽的雷同。
  小时候老师和家长都骂你这个人“头上长角的”?初中高中就说棱角要磨平,写检讨,写检查,到了大学就这么回事儿,也就那么几年后,谁也跟谁无干了,一出来,全瞎了,大千世界,应届生都一个德行。再过了两年,回头一看,问题也基本相同,无非工作雷同的烦恼,性压抑,房子的压力,按揭的压力,同样模式的游戏,现在又成了同样的婚姻压力!
  小时候读一样的书,看一样的动画片,玩一样的玩具和游戏,考一样的试卷,写一样的标准答案,有一样的生活期待,一样的生活现状,一样的思维方式,一样的悲欢离合,用一样的操作系统,上一样的网站,抽一样的烟,一样的做爱姿势,一样的呻吟,一样的爱情时间曲线,一样的喷射,一样的痛苦,一样的绝望……
  工业化就是标准化复制,我们也成了工业化的同质教育产物,成了工业化的标准件,重复着无穷无尽的雷同。
  可笑的是,我们崇尚的那些独特个性,也竟然如此的雷同,有这样一幅画面:一只青蛙为了参加化妆舞会,似乎在用各种怪异而独特的方式把自己弄的具有独特气质。广袤的平地上有着无数排列整齐的坑,每个坑里都有那样一只青蛙,他们的动作一摸一样。可以想像,那个化妆舞会结果是什么样子。
  小时候也看过一个故事,8个酒鬼老头凑酒喝,都先把自己壶里的酒给喝了,结果凑出来喝的是一缸水。
  滥竽充数在如今的情况是,南郭先生的腮帮子吹的鼓鼓的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吹的,并没有什么旋律可言,结果是大家吹的都一样,出奇的整齐,演奏很宏伟很壮观。
  信息的重叠和编辑,就成了互联网文章。因为CC和CV实在太简单。
  前两天看古诗,“掬水月浮手,弄花香湿衣。”我感觉,还非得,笔墨一铺,才感受得出那种味道。键盘打字,怎么都闻不出那种情绪。
  我只希望找一个理由,产生一点情绪,好让这似水流年,打几个水漂。
  今夜无梦,却有雨。
  撰写时间:2008-4-21 02:00
  
  后记
  5年前这个时间,凌晨,正值青春,哥的青春去了哪里?
  Tears and semen,it will be over in the end.

0

评论Comments

日志分类
首页[407]
拉片[12]
PIM[3]
七七八八[88]
互联网[60]
逻辑哲学[47]
风月[50]
音乐[121]
财经[12]
房产[14]